歡迎來到中國方正圖書網!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關注我們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
首    頁新書圖庫方正書苑廉政影視清風書評名家風采下載專區關于我們
所在的位置:首頁  >  好書連載
好書連載

中國共產黨人的故事(第一輯)

發布時間:2018-05-02 16:49稿件來源:中國方正圖書網
分享到:

連載(一)? 自殺殉黨的蘇蔓、羅文坤、張海萍

?

?

  以生命保衛黨組織原名蘇裕源,生于廣西省蒼梧縣多賢鄉,畢業于蒼梧中學,入廣東省立工業專科學校、省立勷勤大學,在校期間,接受馬克思主義學說,后赴日本留學。1936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。抗日戰爭爆發后回國,受指派在上海工作。1938年入延安中央黨校學習,1939年1月被分配到廣東工作。1939年秋至1940年5月,先后在曲江、南雄舉辦贛南黨訓班。1940年8月,到桂林,任中共廣西省工委副書記;以中學教師作掩護,開展黨組織建設工作。由于叛徒告密,1942年7月7日,與羅文坤、張海萍被捕,為了組織的安全,7月12日晚他們集體自盡身亡。

?

  〖1〗★蘇蔓(1914—1942)★女,原名羅嫻,廣西蒼梧縣人,畢業于蒼梧縣立中學,后考入廣州潔芳女子中學就讀,結識蘇蔓。1935年春與其結婚,同年7月東渡日本,入東京大學讀書。1937年抗戰前夕回到上海,投入抗日救亡運動,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1938年3月到延安中央黨校學習。1939年1月,被派回廣東,任中共廣東省委婦女部干事。1940年,協助蘇蔓舉辦贛南黨訓班。1940年,任中共廣西省工委婦女部部長,以教師的公開身份從事黨的工作。由于叛徒告密,1942年7月9日被捕,7月12日晚,與蘇蔓、張海萍為了組織的安全集體自盡身亡。

  〖1〗★羅文坤(1917—1942)★女,廣東東莞人,193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,原中共“南委”駐桂林特別交通員。1942年,與廣西省工委副書記蘇蔓、婦女部部長羅文坤以教書為名,在桂林從事革命活動。由于叛徒出賣,不幸被捕。敵人嚴刑逼供,三烈士寧死不屈,守口如瓶,為保全黨組織,他們三人于1942年7月12日晚,為了組織的安全自盡身亡。

  〖1〗★張海萍(1917—1942)★1942年7月12日晚9時許,女中學生羅筱坤在特務的跟蹤下,急匆匆地趕回坐落在桂林市象鼻山旁的逸仙中學。她惦念著被密探監視的姐姐和姐夫的安全,見姐夫的寢室亮著燈,便去敲門。半晌不見動靜,她心里不禁一怔,連忙轉到寢室后面的工友房,站在桌子上把手伸過板壁,輕輕地拉開蚊帳,只見姐夫、姐姐和另外一位她敬愛的女教師直挺挺地吊在床后的磚墻上。她連聲呼喊:“救命!”頓時昏了過去。聞訊趕來的教師破門而入,發現三個人都已停止了呼吸。在清理遺物時,人們發現桌面上擺著三張空白的“自新悔過書”,旁邊放著一張小紙條,上面寫著“不自由,毋寧死”6個氣壯山河的字。

?

  這三位酷愛自由的戰士,就是中共廣西省工委副書記蘇蔓、省工委婦女部長羅文坤和中共南方工作委員會(簡稱“南委”)的交通員張海萍。他們在被國民黨特務機關假釋后的第二天,便以集體自殉的壯烈行動向黨組織報警,從而挫敗了敵人“放長線,釣大魚”的陰謀,保衛了黨組織的安全。

?

  蘇蔓,出生于廣西省蒼梧縣多賢鄉的一個書香之家。羅文坤,出生在賢德鄉的一個地主家庭。灼熱的愛國熱忱,把羅文坤和蘇蔓的心連在一起。1935年春,蘇蔓與羅文坤在廣州結為終身伴侶。張海萍,1917年秋出生于廣東省東莞縣(現東莞市)篁村勝和鄉。

?

  1940年夏,蘇蔓受組織委派,和羅文坤、張海萍一同回廣西工作。途經梧州時,蘇蔓夫婦順道回鄉探望闊別多年的親人,不料竟和父親發生了一場嚴重的沖突。原來蘇蔓的父親曾當過國民黨的縣長,但晚年失意,家道中落,便把“振興家業”的希望寄托在長子蘇蔓身上,因而想利用他曾是黃旭初(時任國民黨廣西省主席)的老師的舊關系,為兒子謀取高官厚祿。蘇蔓剛由日本返滬時,他就接二連三地去信催促,要兒子回桂投靠黃旭初。但是,早已拋棄功名利祿、愿為民族解放獻身的蘇蔓卻不辭而別,毅然和羅文坤奔赴延安。其父憂心如焚,從1938年8月至1939年3月,長期在報紙上登載“尋子啟事”,并到處發函,向親友查詢,但均杳無音訊。這次蘇蔓、羅文坤突然歸來,他喜出望外,專門安排了一晚時間對兒子、媳婦進行訓誡。對父親這套謀官討祿、光宗耀祖的人生哲學,蘇蔓不予理睬,他耐心地給父親講道理:“現在國難當頭,我們每個不愿做亡國奴的人,都應以抗日救國為重,不敢有當官發國難財的念頭,請爹爹恕兒不孝!”聽了這些話,父親望子成宦、興家振業的愿望頃間化成了泡影,氣得暴跳如雷地說:“你這個畜生,今后不許再叫我爹爹。我也沒有你這個壞種!”就這樣罵罵咧咧地鬧騰了大半夜。次日清晨,蘇蔓、羅文坤辭別了母親和弟妹,趕赴桂林,繼續投身到民族解放的偉大斗爭中去。

?

  蘇蔓不僅沒有屈從父親的旨意,而且還對弟妹們進行教育,幫助他們擺脫父親的錯誤思想的影響。二弟智源在他的指引下,參加了新四軍,“皖南事變”中不幸被俘,后壯烈犧牲于上饒集中營。

?

  1940年冬,錢興也調到桂林,按中共南方工作委員會(簡稱“南委”)的指示成立中共廣西省工委,錢興任書記,蘇蔓任副書記,羅文坤任婦女部長兼桂林市委書記(1941年11月起專任婦女部長),張海萍任“南委”交通員。1942年5月下旬,中共“南委”組織部長郭潛被捕叛變,破壞了廣東省委和“南委”的部分機關。7月初,他又和國民黨的幾個中統特務到桂林,破壞廣西省工委。7月8日晚,特務首先逮捕了省工委的交通員梁耀寶,梁當即叛變,供出蘇蔓、羅文坤、張海萍等。次日上午,廣西省“調統室”的特務傾巢出動,秘密逮捕了蘇蔓、羅文坤、張海萍三同志以及廣西大學、廣西醫學院、桂林中學的一批黨員和進步學生。這就是震動廣西的“七九事件”。

?

  特務抓到了蘇蔓、羅文坤和張海萍,如獲至寶,中統特務頭子徐恩曾親自來桂督辦,妄圖從他們身上打開缺口,以便一舉破獲全省的中共組織。特務把他們押往龍隱巖刑訊處,先來一套甜言蜜語,攻心誘降,要他們承認自己在共產黨內的身份和供出黨的組織。遭到他們的嚴詞痛斥后,立即兇相畢露,對蘇蔓施以“老虎凳”和吊打等酷刑。蘇蔓早有為革命犧牲的思想準備,他常對黨員說:“干革命,隨時都有犧牲的危險。可以講,犧牲是必然的,不犧牲倒往往是僥幸或偶然的。”他被折磨得遍體鱗傷,鮮血淋漓,多次昏死過去,但始終堅貞不屈。

?

  特務一計不成,又生一計。次日清晨,他們把叛徒郭潛帶到刑訊處,當面質證蘇蔓的身份并進行勸降。郭潛厚顏無恥地販賣其叛徒哲學,蘇蔓橫眉冷對,嗤之以鼻。

?

  其后,特務又玩弄新花招,故意將他們三人“釋放”,暗中卻派特務監視,以便誘捕前來接頭的我地下黨員。11日上午,蘇蔓遍體傷痕,同羅文坤、張海萍回到逸仙中學。當天中午,一位“省府官員”驅車來校,向蘇蔓遞上一張華麗的“請柬”,點頭哈腰地說“黃旭初主席請蘇先生、羅女士、張小姐赴宴,以表歉意。”蘇蔓語中帶刺,謝絕了省主席的“美意”。

?

  “省府官員”走后,蘇蔓、羅文坤、張海萍認為他們的處境已非常險惡,由于叛徒告密,他們已暴露了身份,敵人絕不會輕易放過。特務機關玩弄假釋的把戲,目的是放長線釣大魚,將我地下組織“一網打盡”。由于特務嚴密封鎖,黨組織不知道出了叛徒和他們已被捕,他們又無法向黨組織和來接頭的同志報警。三個純樸而執著的共產黨員,不希望自己成為抓捕同伴的誘餌,更不希望看到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黨組織因為他們的暴露而毀滅,在那個信息不發達的年月,能引起外界關注的唯一辦法就是死。他們意識到,要用死來捍衛自己的信仰,用死保全組織的安全,用死來履行在黨旗下許過的神圣諾言,用死換回了同伴的生。于是決定以集體自殉的壯烈行動來粉碎敵人的陰謀,保衛黨的組織。

?

  11日下午和12日整個白天,他們鎮定自若,先認真地把學生期考試卷批改完畢,又在畢業生送來的紀念冊上一一題字留念,然后收拾好書籍衣物。最后蘇蔓拿出一張紙條,奮筆寫上“不自由,毋寧死”這氣壯山河的語句,放在“自新悔過書”旁邊。張海萍給在韶關做黨的地下工作的哥哥寫了一封絕筆信,信中引用了民族英雄文天祥的著名詩句“人生自古誰無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,表達自己為黨的事業而犧牲的革命氣節。當天晚上,蘇蔓、羅文坤、張海萍三位無私無畏的共產黨員在蘇蔓的寢室并排自縊,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獻出了年輕的生命。蘇蔓時年28歲,羅文坤25歲,張海萍25歲。

?

  三烈士的壯烈行動震動了整個桂林城,國民黨特務機關慌了手腳,沮喪地向他們的上司報告說:“三人同時自縊身死,事出倉促,殊為駭異。”國民黨的反動喉舌《掃蕩報》為了替主子開脫罪責,挖空心思,詭稱是“桃色事件”,作了報道。但他們弄巧成拙,實際上起了向我地下黨報警的作用。其主子很快察覺他們干了蠢事,連忙下令把這天的報紙全部收回。

?

  事件發生后,省工委書記錢興當即轉移,并通知已暴露和可能暴露的黨員緊急撤退,使在這次嚴重事件中桂林市70%以上的黨員得以保存下來,特別是蘇蔓、羅文坤、張海萍單線聯系的黨組織,一個也沒有遭到破壞。

?

  本文摘自《中國共產黨人的故事(第一輯)》理想信念卷

?

?

?

?

?

廉政圖書排行榜

編輯推薦

十四场胜负彩